四月一號愚人節快樂,哈哈

 

 

 

 

 

 

 

 

 

 

 

 

 

 

 

 

 

 

 

 

 

 

 

 

 

 

 

 

 

 

 

 

 

 

 

 

 

 

 

 

 

 

 

 

 

 

 

 

 

 

 

 

 

 

 

 

 

如果文章到這裡就結束我應該會被追著阿魯巴到死....XD

所以文章開始

我一直追求的攝影本質,其實很簡單,很純粹
抽掉所有方便或是花俏以後留下的東西
那就是我真正想談的事或是想告訴你的訊息
花俏的東西只是幫助你了解我想談論的事情或是想傳遞的訊息而已
而方便的東西則是讓我更容易去傳遞我想傳遞的訊息或是更容易去說出我想討論的事

前陣子那台隨身底片機,其實拍的很不隨便
雖然這台的拍攝一直具有疑似隨便實驗性質
在作品上來看,大多數情況下這台隨身機扮演的角色是我的眼睛
他記錄下我所觀看的事物以及觀看的角度

而這樣子的“觀看方式“對於我鍛鍊預視能力是有正向的幫助的
除了學理上技巧上的練習以外
目前我的拍攝融入了“直接觀看“以及情感投入的成份進去
從拍攝作品“不留“時我開始對於直接觀看攝影有了更進一步的掌握與理解

很抱歉我必須創造出直接觀看這個詞並且定義他
在此我將直接觀看攝影定義為攝影者利用攝影器材的特性去展現出攝影師生理上及心理上所觀看到及感受到的被攝物
舉例來說,攝影師對於被攝物有悲傷情感投射時,攝影師可能會有眼眶溼潤的模糊感
透過攝影器材的表現,攝影師將影像拍攝為眼睛所見的模糊

當然,這只是簡單的舉例,包含利用HDR技巧去完成攝影師實際現場所見的超高反差場景也是一例

直接觀看除了影響攝影師對於被攝物的觀看方式以外
可能也影響到了生活中對於各項事物的觀感
攝影師必須對於日常生活所見更加的敏銳與精準
透過這樣相輔相成後,攝影師可以將觀看以及拍攝結合為一
因而培養出獨特的觀感角度

好,我們回到不方便後的純粹
在數位時代我們因為有了成本更低的即拍即看
因此生產了更多量的影像
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卻讓觀看變得更任意
卻也反而讓自己像是盲人摸象一樣的盲目
心態,這是關於觀看的心態
若我們任意觀看,得到的影像也是任意的影像
因此這讓我有了想要回到攝影初衷的念頭
若要形容的話,這也許算是種自我修行吧

接著,討論LOMO

在我的攝影經驗中
我只有Lomo魚眼以及三格機的拍攝經驗
因此我僅就這兩種拍攝經驗來探討

這兩種相機是無法直接看見拍攝角度甚至是幾乎全盲拍狀態下所拍攝的
直接阻斷或是削弱攝影者觀看角度的攝影方式
某種程度上可以得到另外一種攝影的樂趣
使用一般相機進行盲拍是有稍微雷同的效果的

但Lomo由於先天光學設計上的不全
提升了拍攝成品的變因

我們複習一下Lomo有什麼變因

1.沒有觀景窗或是聊勝於無的觀景窗

2.光學設計不全讓底片曝光產生變因

文行至此,Lomographer應該要大喊第三個神奇咒語了
也就是正負沖,利用正片拍攝影像但是使用沖洗彩色負片的藥水沖洗
以得到反差更高顏色飽和度更高的影像

在集合這三個變因之後,Lomographer的觀看方式又變得更不一樣了
當然,我們不能一干子打翻全麗星郵輪上的人
可能有部份Lomographer的影像是存活在這三個變因之下的
而不是以這三個變因為基礎去談論事情或是傳遞訊息的

攝影,作為手段or目的?
抑或是手段即為目的?
很顯然的攝影是我的手段,傳遞訊息是目的
讓觀看者直接觀看到我所觀看的事物是我的目的,攝影依舊是我的手段。

觀看要用眼睛,所以我用放了這張我覺得高潮點在牛眼上的照片

創作者介紹

散發影像的靈光

Ki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